Kirche St. Thomas

位於萊比錫老城區西部的聖多馬教堂屬於1212年成立的奧古斯丁男爵修道院。在14世紀中葉,教堂中的聖壇處被改造,並於1482-1496年增加了一個新的中殿,頂點高度為17.50米,由25.75米高的壯觀的屋頂桁架覆蓋。由於教堂位於城墻上,所以真正展示教堂外觀的不是西面,而是今天的聖多馬庭院(Thomaskirchhof)的南面,那有塔樓和守望者的公寓。

 

富裕的聖多馬修道院於宗教改革時期被廢除,轉為市政主權之下,教堂北側的迴廊也被拆除。在18世紀,西面有一個新的入口處,上面是主管風琴的風箱室。1875年的照片顯示了北側33米長、4米寬的兩層擴建工程,北廊上開辟了第二條木質長廊以及許多的家庭席位,這些小禮拜堂通過一個窗戶與中殿相連。1614年,聖壇處的扶壁之間建了銷售和儲藏室。

Bildnachweis: Stadtgeschichtliches Museum Leipzig / Bach-Archiv Leipzig (Dr. Markus Zepf, März 2020)

今天聖多馬教堂內部與巴赫時期有很大的不同,正如建築師伯特·克拉茨(Hubert Kratz)在1881-1889年以哥德式改建之前的一幅水彩畫所展示的那樣。橫斷面凱旋式拱的平頂非常引人註目。這里的小風琴(II/21)建於1489年,是南墻上一個所謂的“燕子窩”,後來在1640年一個新的長廊上。1727年,約翰·瑟巴斯蒂安·巴赫請了紮卡里亞斯·希爾德布蘭特(Zacharias Hildebrandt)將8個音栓“啟動至可用的狀態”,並可能在當年的受難日以及1736年的《聖馬太受難曲》BWV 244的演出中使用(Glöckner, Dokumente zum Thomaskantorat VIII/C 30)。

 

1740年,大學管風琴製造商約翰·沙伊貝(Johann Scheibe)將其拆除,水彩畫中描繪的商人約翰·馬丁·豪克(Johann Martin Haugk)和魯道夫·威廉·梅維斯(Rudolf Wilhelm Mewes)的家庭席位就建在改建的管風琴上。沙伊貝將部份拆除後的管用於建造聖約翰教堂的管風琴。在18世紀,中殿和詩班席又加建了家庭席位,並在1721-23年的新祭壇建築過程中被進行了改造,並添加了釉面的詩班席。從1541年起,教堂的工作人員包括:聖多馬的牧師、大執事、執事和副執事,以及星期六的傳教士、樂長、管風琴師、管堂人、一名敲鐘人和四名學校教師。崇拜會按照固定的時間表在兩個主教堂之間交替進行。

 

周日:兩間教堂的早會或主要聚會於早上7點舉行;中午證道時間為1130分,每週在兩間教堂交替舉行;兩間教堂的晚禱證道於下午130分舉行。

 

周一、周三、周五 上午6點在聖尼古拉教堂有晨禱,周二和周四則在聖多馬教堂舉行,周三和周四有聖餐儀式。

 

周六下午130分在兩間教堂有晚禱。

 

1570/71年,在建築大師希羅尼默斯·洛特(Hieronymus Lotter)的領導下,教堂周圍由羅赫里茨(Rochlitz)斑巖製成的石製欄桿被建起來。自17世紀以來,北面和西面的長廊都增設了長廊和家庭席位,在北面長廊的中間,自1684年起有一個裝飾豐富可容納18人的新王子椅,在哥德改造時期被移交給了城市歷史博物館。1710-1881年,它的兩側是一個木製的長廊和其他家庭席位。這些眾多的裝置和家庭席位損害了教堂的自然照明。在巴赫的時代,聖多馬教堂可以容納約2000人。

巴赫在聖多馬教堂的工作場所是在西邊的迴廊。自17世紀初以來,議會椅一直位於現在詩班席上,它的後上方是管風琴,此管風琴曾被多次擴建和重建。1632年,在管風琴的兩側建起了木製音樂長廊,每個長廊都有10個譜架,供北部的城市吹奏樂師和南部的小提琴師使用,巴赫的前任約翰·酷瑙(Johann Kuhnau)曾對這些譜架進行維修。聖多馬合唱團在長廊護欄上管風琴前獻唱。1723123日實施的新校規(第72頁)規定,寄宿生們“在崇拜會期間安靜地坐在自己的長椅上,直到被叫到桌前”。另一方面,負責唱高音和中音的年輕合唱團員被允許坐著聽一小時的證道,但“唱男低音和男高音的青年”必須“站在前面的欄桿處”。在學生合唱團里還有一架大鍵琴,估計是1672年由路德維希·康培紐斯(Ludwig Compenius)從鄰近的哈勒(Halle)送來的,巴赫在任職之初,管風琴建造師大衛·阿皮茨(David Apitzsch)為之進行了維修(Glöckner, Dokumente zum Thomaskantorat, VIII/C10)。在1984年出版的《對巴赫研究的貢獻》第三卷中,為了撰寫關於“約翰·瑟巴斯蒂安·巴赫任職期間的聖多馬教堂內部構造”的綜合文章,退休的管理員赫伯特·斯蒂爾(Herbert Stiehl)評估了發票和建築描述,根據這些描述,利洛·海林(Lilo Häring)在1983年畫出了廊的想像視圖,其中有位於北廊和西廊交接處的議會席位和位於中央走道的洗禮池。即使再深入的研究,也無法解答所有的問題,但這幅畫提供了一個當時室內構造的想像圖。

 

17395月,為市長雅各布·博恩(Jacob Born)安裝的另一個私人包廂改變了詩班席的空間,關於這一點,聖多馬的釀酒師約翰·克里斯托弗·羅斯特(Johann Christoph Rost)指出:“他還自費擴建了兩個城鎮樂師的閣樓,但並沒有縮小詩班席的空間,反之,唱詩席的寬度與原來保持不變”。7月,聖多馬合唱團和兩個音樂家的長廊都獲得了新的樂譜架和一個“儲物櫃的架子”,它和通往長廊的樓梯一樣,是可以上鎖的(Glöckner, Dokumente zum Thomaskantorat, VIII/C78)。海因里希·克里斯蒂安·拜爾Heinrich Christian Beyer)、約翰·郭特弗里德·科納格爾(Johann Gottfried Kornagel)和約翰·克里斯蒂安·奧沙茲(Johann Christian Oschaz)被聘為小提琴師,約翰·科尼利厄斯·根茨默Johann Cornelius Genzmer)、約翰·卡斯帕·格萊蒂奇Johann Caspar Gleditzsch)、烏爾里希·海因里希·魯厄(Ulrich Heinrich Ruhe)和約翰·弗里德里希·基希霍芬(Johann Friedrich Kirchhofen)被聘為城鎮樂師。巴赫的任務還包括購買樂器,這些樂器的購買和維護費用由兩個主要教堂平均支付。1729年,約翰·克里斯蒂安·霍夫曼(Johann Christian Hoffmann)提供了兩支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並為學生合唱團提供了一個可上鎖的櫃子("Köthe")(Glöckner, Dokumente zum Thomaskantorat, VIII/C51)。

 

安娜·馬格達萊納(Anna Magdalena)和約翰·瑟巴斯蒂安·巴赫的12個孩子在西廊下中央走廊上於1555年建立的洗禮池上接受了聖洗禮(該洗禮池雄偉的蓋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毀,如今在莉洛·海林的繪畫和城市歷史博物館里皇族席位的照片中仍可見)。12個孩子分別是:郭特弗里德·海因里希(Gottfried Heinrich, 1724-1763),克里斯蒂安·郭特利布(Christian Gottlieb, 1725-1728),伊麗莎白·朱莉安娜·弗里德里卡(Elisabeth Juliana Friederica , 1726-1781),歐內斯特·安德烈亞斯(Ernestus Andreas, 1727),雷吉娜·約翰娜(Regina Johanna, 1728-1733),克里斯蒂安娜·貝內迪克塔·路易莎(Christiana Benedicta Louisa, 1729?-1730),克里斯蒂安娜·多提亞(Christiana Dorothea, 1731-1732),約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Johann Christoph Fridrich, 1732-1795),約翰·奧古斯特·亞伯拉罕(Johann August Abraham, 1733),約翰·克里斯蒂安(Johann Christian, 1735-1782),約翰娜·卡羅琳娜(Johanna Carolina, 1737-1781),最後是雷吉娜·蘇珊娜(Regina Susanna, 1742-1809)。

今天對教堂的樣貌是由1881-1889年和1961-1969年大規模的裝修後所留下的。 1881年開始,在裝修過程中,教堂內部就失去了巴洛克式的陳設,只有一些墓碑和教堂監督員真人比例大小的畫像。1889年,一個新哥德式的雕刻祭壇取代了巴洛克式的大理石祭壇;講台對面柱子上卡斯帕·弗里德里希·洛貝爾特(Caspar Friedrich Löbelt)所製作的十字架被保留下來。根據康斯坦丁·利普修斯(Constantin Lipsius)的計劃,西面被賦予了一個新哥德式的大廳,同時容納了威廉·紹爾(Wilhelm Sauer)大型管風琴的一部分。該管風琴在1908年應當時的聖多馬管風琴師和後來的聖多馬樂長卡爾·斯特勞貝(Karl Straube)的要求,從63音栓擴展到88音栓。

 

1948728日,即約翰·瑟巴斯蒂安·巴赫逝世的198周年紀念,大學泥瓦匠大師阿達爾伯特·馬萊奇(Adalbert Malecki)將從被毀的聖約翰教堂地窖中找到的裝有巴赫遺體的鋅製棺材帶到了聖多馬教堂,最初被放置在北處的壁櫥里。在1950年巴赫逝世200周年之際,舉行了一次為巴赫的墳墓設計一個有價值的紀念碑的比賽,勝利者是昆茲·尼埃拉德(Kunz Nierade)。在前往聖壇的臺階上,有一個以多拉石灰石製造帶有異形銅板的墓穴,但在1961-69年的教堂全面整修中,它被平放在地板上。這項工作的目的是恢復晚期哥德式的粉刷墻面和突顯其建築結構。自1968年以來,源自阿爾滕堡城堡教堂(Schlosskirche Altenburg)的十字架一直懸掛在凱旋拱的上方。

 

2000年巴赫紀念年,應聖多馬教堂管風琴師烏爾里希·伯姆(Ullrich Böhme)的要求,馬堡的傑拉爾德·沃爾(Gerald Woehl)工作室在北廊建造了一座巴洛克式的“巴赫管風琴”,以補充晚期浪漫時期的紹爾管風琴(Saeur-Orgel)。這個擁有61個音栓、四層鍵盤和踏板的樂器模板是根據約翰·克里斯托弗·巴赫(Johann Christoph Bach)為森納赫(Eisenach)的格奧爾格教堂Georgenkirche)所設計的管風琴,而琴盒則是仿照約翰·沙伊貝(Johann Scheibe為聖保羅教堂(Paulinumkirche)所建的管風琴,該管風琴在1717年由約翰·瑟巴斯蒂安·巴赫進行測試。